潍坊市棋牌游戏网
主机游戏

腾讯帝国的烦恼:利润负增长,产品缺乏创新,马化腾已忍无可忍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7-11

腾讯产品线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,微视不敌抖音,腾讯系产品日活逐渐被头条系侵蚀。二季度净利润比起一季度负增长,游戏业务营收下滑,国际战略进一步收缩。腾讯过于依赖本土及游戏收入,一旦出现不利于游戏行业的政策,将导致营收失利。而过于依赖本土收入也导致在宏观经济下滑情况下,腾讯营收亦不可避免受到影响。下半年开始腾讯开始收缩投资力度,积蓄资金颇有广积粮缓称王之意。

自手握QQ巨大流量开始,腾讯采用跟随战略,对新领域不敢尝试,待市场被其他创业者证明有效后,腾讯携巨大流量与资本入场开始收割。这一招在游戏、社交等领域屡试不爽。

随着人口红利与智能手机红利消退,腾讯打法逐渐失灵。面对阿里云的先发优势,腾讯到目前为止无法挽回在云计算领域的落后。面对人口红利的消失,腾讯不得不再次变革。


2018年9月27日至10月12日,腾讯累计回购股票284.8万股,若按每股280港元计算,腾讯累计斥资约8亿港元,仍未能阻止股价下跌。即便在国庆期间传出的变革消息,也未能提振股价。

公司见闻接触到的多家公募基金均拒绝评价本次腾讯改革。腾讯已经足够庞大,这些机构基金经理表示在敏感期评价这么大的一只个股,有潜在风险。一些基金经理在调研腾讯的时也表示不随意唱空,腾讯或许早已将各家机构“公关”。

对于本次变革,前腾讯财付通副总、现瑞赛网络科技创始人张平告诉公司见闻:腾讯之前的架构沿用多年,不适应市场的变化。国内C端业务基本饱和,GDP增长慢,意味着C端市场扩张慢,竞争更加激烈;腾讯之前的架构是面向C端市场,现在市场变化了,组织也需变。国内现在各项成本高企,效率就成了一个问题,所以B端市场会开启和大发展。

腾讯转型:追随策略已无法适应科技发展

本次变革中,原本下属于SNG(社交网络事业群)的腾讯云被提拔成事业群,与智慧零售、支付等to B业务合并,成为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,话语权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一位腾讯离职员工告诉公司见闻:早期云业务在腾讯并不受重视,腾讯内部各部门也不依赖腾讯云。各部门有着属于自己的服务器,并不使用腾讯云。后来腾讯云在内部可免费实用,加上微信红包数量指数级的增长。支付部门一千多台服务器容量紧张,计算量缺口很大,才用了腾讯云服务。

早期云服务之所以难以展开,外部企业以及腾讯内部部门都希望数据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到了后期互相信任的机制逐渐加强,行业才就逐渐接受云服务。

腾讯过去一直使用跟随战略,不敢打头阵,凭借着流量和资金优势在行业成熟后进场收割。但科技行业的发展和之前游戏等传统领域的模式不再相同,有些领域稍晚入场就将散失先发优势。

马化腾曾表示,互联网市场太新太快,往哪走都有很多可能。如果由自己来主导可能没有办法证明所选择的就是对的,几个月内都有很多新东西冒出来,凭什么判断哪个是热点?马化腾的话可以概括为——“后发是最稳妥的方式”。

创业者每天提心吊胆担心腾讯进入其创业赛道,腾讯的这套打发切实有效,可迅速在游戏、视频等领域快速复制。但在云计算领域这套打法已失去作用。

科技领域的竞争好比摘苹果,果树最下面那一圈摘完了,再弄个凳子、梯子可以摘到更高的果子。但越往上摘,不确定性越高,风险越大,腾讯不愿意冒险。

目前互联网领域最下层的果子都被摘得差不多了,只能往更高的地方摘,亦如同C端红利消失,需要往B端发展,但B端领域对于腾讯来说有着更大的不确定性。

过去腾讯跟随策略在市场机会多的时候可以用,如今机会越来越少,这套打法也就失去作用。

阿里巴巴(BABA)在云计算领域有着先发优势,根据IDC数据,2017年阿里云目在中国公共云市场占有率为47.6%,已成为中国市场最大的平台及服务(PAAS)供应商。在全球范围内,阿里云市场规模仅次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,排在市场前三位。腾讯想靠着资金与规模快速赶超阿里云,只恐不易,这两样东西阿里都不缺。

国际战略进一步收缩,营收风险加大

作为一家可比肩Facebook的企业,腾讯营收96%来自中国大陆,包括香港在内的海外收入仅占公司总收入不到4%。在日益国际化的年代,腾讯只能被称为一家本土企业,与跨国企业的名号几乎沾不上边。潜在的风险是游戏行业加大管控后,腾讯营收立刻遭遇危机,腾讯今年第二季度的网络游戏业务营收较第一季度下降12%。

腾讯海内外营收占比


从腾讯财务数据来看,腾讯缺乏国际化的动力或是能力,且国际化态势有进一步缩小的趋势。不仅腾讯,在服务行业几乎少有国内企业能在国际化道路上闯出天地。

一位从事跨国公司咨询的业内人士告诉公司见闻:国内企业在人才结构、知识结构上有缺陷。讲英文的人少,会其他的语言更少,语言是一道天然屏障,许多高管无法接触到国外第一手资料文献,无法体验到最前线的情况。

华为是国际化做的最好的企业之一,由于华为做硬件,工程师语言体系相对直接简单,产品相对标准化,基本能为国际化服务。但到了C端领域,形势复杂多变,缺乏人才将很难做到本土化的个性服务

2010年腾讯从谷歌,PayPal等公司挖来朱会灿等海外人才。据一位腾讯离职员工透露,当时回国的海外人才,心中多少有着一些带领腾讯走向国际化的意思。但随着高层对国际化战略的收缩,2012年腾讯搜搜高管吴军等离职,2010年那批回国的技术人才相继离开,尤其搜索部门海外人才几乎流失殆尽。

一位腾讯员工表示,“腾讯做游戏比较玩命,激励强大。”作为现金奶牛的游戏业务一旦成功,团队奖获得丰厚奖励。

从2005年至今,腾讯在海外游戏业务的布局上,至少超过100亿美元。最大一笔投入为控股芬兰游戏巨头Supercell。2016年,包括腾讯、软银、等以86亿美金收购了Supercell 84.3%的股权。

但随着国内游戏领域政策的紧缩,一旦拿不到游戏版号,再受欢迎的游戏也无法公开收费运营,进一步拖累腾讯营收。

研发投入不足,创新基因消退

2018年11月将要迎来腾讯二十周年,这一路走来,腾讯正逐渐散失创新基因。除了刘炽平加入腾讯后展开股权投资因素外,还在于腾讯在研发投入上的不足。

从财报上看,腾讯股权资产从2012年开始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不断攀升。2012年腾讯股权类资产占总资产约15%,到2017年已经飙升至51%。其中投资资金主要为长期负债,截至2017,腾讯负债余额2,775.79亿,其中长期负债达1,258.39亿,资产负债率超过50%。

即便是作为移动互联网船票的微信,也属于腾讯的舶来品。

微信的不少功能在其他软件工具上出现过。“摇一摇”最早出现在Bump上,用于两人摇手机交换名片,当时中国少有人知道该软件,张小龙将其移植到微信中,而微信本身就是模仿国外的Kik软件。

而从研发投入上看,2017年,腾讯控股投入研发经费174.56亿,占销售毛利的比重为14.90%。同为互联网企业的Facebook于2017年投入研发经费77.54亿美元,占销售毛利的22.03%;谷歌母公司阿尔发(ALPHABET),2017年度研发投入为166.25亿美元,占其销售毛利的25.47%。相较之下,腾讯研发投入占比确实不高。而在科技领域若缺少研发投入,似乎难以走到世界前列。

经过二十年的发展,腾讯运行机制的官僚化日益明显,产品、研发按部就班,员工与部门对流程负责,而不对结果负责。企业的创新能力开始下滑,自发的、原生态的创新能力将日渐萎缩。部门墙林立,难以集中力量办大事。

早在2010年4月,腾讯召开400多人参加的战略管理大会,马化腾提出腾讯内部各业务单元需建立新的协作机制,灵活机动打破“部门墙”。但那堵无形的墙似乎已经坚固到连马化腾都难以击破。

3Q大战前的2008年,腾讯内部已开始讨论是否要做开放平台,但内部的阻力不容小觑,腾讯高级副总裁汤道生曾回忆,社交网络是否要开放广告资源,受到了品牌广告部门和搜索部门的压力。

腾讯本次变革前夕,似乎已到了马化腾忍无可忍的境地。

2018年中期,腾讯第一季度营收比起上季度增长-1.04%,第二季度营收增长0.31%。第一季度金利润增长11.99%,第二季度则为-23.28%。销售收入及净利润负增长,这在腾讯历史上还从未有过。再不改革腾讯净利润恐怕将进一步下滑。

在QQ时代,马化腾就希望进入B端市场,他认为面向企业收费将是QQ最重要的获利渠道之一。在2000年年底,腾讯推出面向企业的BQQ(即BusinessQQ)版本,2003年11月,BQQ“试用版”用户已经达到了7万家,在此基础上,腾讯与IBM等软件供应商合作,推出升级版腾讯通,但这一产品业绩欠佳。十多年来腾讯希望进入B端市场,但一直碌碌无为。

十多年之后,腾讯全面聚焦B端领域,集全公司之力,希望在B端领域撕开一道口子。从历史上看,腾讯多次组织架构调整后,均顺应了市场需求,让腾讯重新充满战斗力。但过去业绩无法代表未来表现。

毕竟有时候连马化腾也看不清方向。

OICQ诞生后,随着用户的增加,服务器紧张,马化腾一度想要将其出售。而QQ变现过程更是一波三折,向用户收取一元钱的账号费用更是遭到全民声讨。无意中开发的QQ秀才给公司带来变现方向。

微信的诞生也是张小龙给马化腾发邮件,希望开发一款类似Kik的软件。微信上线后马化腾一度发邮件询问张小龙,万一对手模仿微信的摇一摇,该如何应对。

2004年腾讯董事会送了马化腾一个生日礼物,那是一架专业级高倍天文望远镜,团队希望马化腾埋头签字的同时,能够看清更远的未来。

但回望历史,没有人能看清未来的方向,多数人总是摸着石头过河。若渡河成功则名留青史,若遇到激流或则舟毁人亡。

腾讯本次的变革,亦如同过河。若成功则再造帝国;若失败则前途未卜。

企业命运与家国命运

1972年,在马化腾出身的第二年,中美外交走向正常化,东西方两个阵营结束长达二十多年的对峙,开始了正常的文化交流,西方的技术也因此得以传入中国。1984年,国内对“改革开放”的争议仍旧云谲波诡;当年邓小平南下深圳,肯定了经济特区的发展成果。同年13岁的马化腾随父母迁居深圳,年少的他并不知道26年后自己创办的腾讯也将面临着一场改革开放。

改革开放二十年后,中国搭上了互联网的第一趟列车。在这趟车上坐着李彦宏、马云、张朝阳等传奇人物,马化腾亦是其中一位。

1998年创业初期,胸怀大志的马化腾与张志东谋划,到创业第三年,公司员工人数将达到 18个,以坐满他们那100平米的办公室。

1998年经济危机席卷亚洲,国有企业和银行都遭受冲击,银行坏账率超过30%。中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为8.52万亿元。当年国有企业员工大规模下岗分流,教育医疗产业化,住房市场化,以期望提振经济增速。在这期间,腾讯也在半死不活中勉强度日,这家企业第一次迎来了腾讯时刻——即将被抛售,马化腾一度四处寻找买家,要将QQ的前身OICQ售卖出去,只苦于没有找到买家。


2001年中国加入WTO,产能过剩得以化解,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与商品输出到全世界,GDP增速全面爆发,一路飙升到2007年的14.2%。正是这一年,一位美国人出现在赛格科技创业园的腾讯办公室里,他叫网大为,是南非MIH中国业务部的副总裁。在他的撮合下,MIH成为腾讯最大股东。此后的腾讯在曲折中高歌猛进,靠着QQ秀,红钻、蓝钻等业务自我造血,并成为即时通讯领域巨头。

2008年,经济危机席卷全球,国内GDP增速开始下滑的同时,中国拥有了2.2亿互联网用户,首超美国网民数2.17亿,成为全球第一互联网大国。

为了缓解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,四万亿计划推出,GDP增速受到刺激反弹。但到了2015年GDP增速进入6.9%的低位,开始在低位徘徊。因为产能过剩,不得不启动了供给侧改革,关闭煤炭、钢铁等行业多余产能。经过两年的去产能,到了2018年开始去杠杆(降低非银金融行业负债),以期望实现经济体从过去粗放式增长过度到高质量发展。

GDP增长如同企业营收增长,过去国家依靠外贸、基建等三驾马车。但随着贸易战兴起、基建逐渐饱和。国家开始大力发展高端制造,GDP进入增速换挡阶段。

腾讯过去依赖游戏收入,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,腾讯也需面临营收转型的难题。据36氪报道,从今年下半年起,腾讯投资业务显著收紧,步调放缓。与业务弱相关的项目几乎暂停接触,已投项目因不符业务需求跟投停滞。腾讯或许也已经意识到了什么。

一家企业要想成为真正有影响力的企业,国际化将是必不可少的一环。美国、日本、韩国等能屹立世界,至少能向世界输出技术或是文化。而这些技术的输出都是靠企业的输出。美国、韩国的芯片,日本的汽车、家电,无一不是世界品牌。一家企业如果偏安本土,则其影响力不会超过这片土地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奶茶店都在赔钱?茶饮行业2019年机会在...

  • 有“藏狼酒”在手,你就是养身专家

  • 注意!伊州10名儿童患罕见病,5例生鸡肉...

  • 11月,港股只会更好!证据都在这儿

  • 不出意外,iOS 12.1正式版明晚就来...

  • 科学家妈妈给孩子设计了天文科普礼盒:仰望...

  • 用好这几款遮瑕,我才不需要什么粉底液!

  • 王者周年庆 | 七个新“神装”,你准备好...